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王妃又被惯坏了 > 第624章 好过一句不记得
    屋内,璇忘玑痴痴的望着御昭冕,当初拿出御昭冕那一甲子的功力是因为害怕,因为有那功力的御昭冕她压根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可如今,当她知道那一甲子的功力回到御昭冕体内的时候,她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有了内力的璇忘玑无比虚弱,她想要起身却发现全身无力,只好靠在床上,关切的问与御昭冕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不妥?其实我一直想要将功力还给你的,但是他只教我怎么取,没有教我怎么还。”

    璇忘玑笑笑,有些心虚,她说:“这次是你让她救我的吧,她那么恨我,一定恨不得我死,才不会救我的。”

    御昭冕依旧站着没有动,面无表情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璇忘玑絮絮叨叨说了半响,“我不怪她废了我的内力,其实没有了功力也好,这样有些不该我肖想的东西我就不会去肖想了,其实北翟也好,南疆也好,忘忧岛也一样,我都不在乎,我只想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眼底有着局促,手指绞在一起,很尴尬,虽然没有皮的脸上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其实我一直有一个问题,当初你从南疆王室将我救出来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御昭冕的神情终于有所松动,他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本王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是璇忘玑所料未及的,其实这些年来她试想过很多种可能,比如说为了利益,为了挟恩,又或者顺手,无意,但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一句“不记得”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会不记得呢?王爷你能不能想一想,当初你救出来我,你将我从那魔窟里救出来,你怎么会不记得呢?”

    御昭冕扭头,第一次正视她:“你忘了你曾洗去本王的记忆?”

    璇忘玑愣住了,她……她确实,可,御昭冕的记忆不是已经恢复了吗?

    “有些不该记得的事情,本王不想去记,你与本王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他又道:“至于没有杀了你,是成雪的选择,与本王无关,一个陌生人,本王不在意她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璇忘玑忽然喊道,“我不信,你一定在说谎!”

    “本王为什么要说谎?你是北翟人,你害了本王,害了暮成雪,害了那么多人,本王为什么要留你性命?”御昭冕嗤笑,“你是忘了本王的杀名?”

    璇忘玑不可置信的瘫倒在床上,是啊,是她忘了吗?这个可是御昭冕,拥有杀名的御昭冕,曾经四年定西北三年平南疆的御昭冕!

    他虽然被寒噬毒蛊毒害三年,在西北之战被自己生擒,可他依旧是那个赫赫有名的战神御昭冕!

    她忽然笑了,她问:“你是故意的?你是故意收敛锋芒,为了将功绩和战功全部让给暮成雪?你就那么爱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御昭冕的眼底闪过一丝痛苦,他没有说话,他打算走。

    璇忘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扑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袖子说道:“你不准走!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不准走!”

    御昭冕望着她,眼神冰冷,眼底是一闪而过的杀机,不过他并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“她的战功不是我让给她的,是她自己一寸一寸争取的,璇忘玑,到底在你眼里,爱是怎么样一种东西?”

    璇忘玑愣住,“我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稀罕?或者你以为我愿意?”御昭冕转过身,他甚至放弃了本王的自称,他盯着璇忘玑那张没有了人皮的脸。

    暮成雪好心的给脸上做了处理,可接下来该怎么办,还是得璇忘玑自己做主,所以她的脸上虽然上了药,可依旧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御昭冕移开目光,说:“你以为你为了我忍受生剥脸皮之苦我就会感动,你以为你愿意为我变成暮成雪的样子我就会感动?璇忘玑?你到底知不知道爱是什么?”

    璇忘玑愣住,难道爱不是付出吗?难道不是付出的越多,对方就越会被自己感动吗?

    她直起身子,手上死死抓着御昭冕的衣角,她问道:“难道有错吗?你不是也为暮成雪付出了很多?即便战功是她自己争取的,那当初的暖玉簪呢?不是你为了她戴的?婚约呢?不是因为你怜惜她立的?公主之位呢?不是因为她救命之恩给的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璇忘玑身子飞起,直接被砸在墙上,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她笑,她没有丝毫害怕:“怎么,说中你的心思了?你如今难道不是要为她放弃北周了?你甚至愿意为她入南疆王宫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璇忘玑挣扎着坐直了身体,爬到御昭冕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杀了我,杀啊,能死在你的身上,我也情愿!反正你不是不爱我吗?那能让你恨我也是不错的选择啊!”

    御昭冕浑身气势起,他只要手指微动,璇忘玑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杀啊,死在你的手上,被你恨一辈子,好过只留下一句不记得了,我不后悔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暮成雪冲进来,身后跟着折羡,手上拿着一个银质面具。

    她站到御昭冕和璇忘玑中间说道:“阿冕,算了,她疯了,你不能跟着她疯。”

    御昭冕身上的戾气瞬间消散,眼底聚集的杀意在瞧见暮成雪的第一瞬间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柔声说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暮成雪举了举手上的银质面具,“我给她送这个来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看璇忘玑。

    “璇忘玑,我如今给你一个选择,如今圣旨已下,三日后我将以继后的身份入南疆王宫,御昭冕也要跟我去,那你呢?你可愿意跟着我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去!”

    暮成雪笑:“就凭你放不下御昭冕,璇忘玑,我不是非你不行,我不过是给你提供一个选择,继续可以日日瞧见他的选择,你怎么选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消息传到了岳来楼,问天情放声大笑,“你说御昭冕拿回了功力,暮成雪还邀请璇忘玑一起入王宫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问天情抚掌大笑,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“她比我想象的好玩,她比我想象的要有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