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仙武帝尊 > 第三千三百一十四章 好大的面子
    “复活红尘六道。”

    山巅之上,沉思的叶辰,变的有些魔怔了,揣着俩手搁那踱步,嘀嘀咕咕中,他已不知走了多少来回。

    众帝不明所以,女帝也俏眉微颦。

    自叶辰准荒大成,她便已看不透那个小圣体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就对了。

    这个宇宙,包括天道、包括三尊荒帝、包括诸天众帝,或许都不知小娃截走时空一事,他实则是个意外,一个意外的巧合,让他有幸看到了那个诡谲的秘辛,一段被截走的时空,绝了所有人成荒帝的路。

    解铃还须系铃人。

    此局不难破,拿回丢的时空便可,可惜未知小娃难寻,只得另辟蹊径,这时空寻不到,便换条时空线。

    而红尘六道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不知哪一日,他盘膝而坐,若有可能,他会先复活红尘,相比六道,红尘更容易复活,只因红尘是未来的他,而六道,是未来的红尘,虽然根源都在他这,但二者却有些不一样,他与六道,还隔着一层。

    这一坐,便是三日。

    至第四日,女帝看他的眸深邃了一分,自叶辰的身上,恍似望见了红尘的身影,或者说,是红尘的痕迹,残存到了叶辰身上,此刻,正被叶辰演成现实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叶辰未能做到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规则不允许,还是他道行不到家,冥冥之中,总有一种阻力困着他,虚幻的痕迹,难成现实。

    “那便用笨方法。”叶辰心中喃语。

    所谓的笨方法,便是供奉,供出红尘的灵。

    有灵,啥都好说。

    他抬了手,凭空塑出了一尊雕像,红尘的雕像,而后,他自体内分出了红尘的痕迹,刻入了那雕像中。

    他,第一个拜祭。

    有一丝肉眼望不见的供奉力,飘入了红尘雕像。

    他的供奉,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只因,他是苍生统帅,承载苍生的信念、意志和气运,他这一拜,类同苍生的一拜,供奉力无比磅礴。

    “他,要复活红尘?”

    身在洪荒的神将,以及后证道的帝,都露了惊异。

    红尘嘛!可是诸天的名人。

    “他与红尘关系特殊,纵无未知,多半也能复活。”冥帝与道祖皆言,曾经他二人皆是看客,也看得最清晰,岁月久了,知道叶辰与红尘的恩恩怨怨。

    “最根源,是吾。”

    帝尊的一语,逼格直接圆满。

    众帝深吸了一口气,虽想怼他,却是无言反驳。

    帝尊此话没毛病。

    红尘是六道的根,叶辰是红尘的根,帝尊是叶辰的根,这般算,的确都出自帝尊,这货有装逼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不够。”

    叶辰喃道,当即挥了手,无数永恒之光,飞出太古洪荒,如凌天仙雨,倾洒整个诸天,每一道都化作了雕像,立在了古城,杵在了山巅,不知有多少座。

    “红尘的雕像?”

    惊异声响满星空,虽红尘与叶辰生的一模一样,但叶辰将雕像刻的栩栩如生,连木讷的神色与空洞的双目,都完美还原,乍一看是叶大少,实则是红尘。

    这一点,红尘雪与楚灵玉认的最清。

    在瞧见红尘雕像时,两人美眸皆萦绕了水雾,映着皎洁月光,凝结成了霜,忍不住伸手,抚摸着雕像。

    “老七,几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斗战圣猿祖地,小猿皇喊了一嗓子,自认叶辰听得到,睡的正香甜,一座雕像便砸了下来,顿的惊醒。

    如这等疑问,整个星空都有。

    “供奉。”

    叶辰不废话,欲供出灵,他一人之力远不够。

    这,是不看修为境界的。

    要的便是人多,要的便是虔诚,如佛家念力,集聚道一定极限,佛可不灭的,是活在每个信徒心中的。

    “得嘞!”

    苍生皆有回应,圣体说的,自是照办。

    苍生供奉,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看屹立在太古洪荒的红尘雕像,瞬间蒙了一层璀璨光辉,无形无相的供奉,许是因太多,呈出了形态。

    苍缈有轰隆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叶辰瞥了一眼,知道是天道作祟,如他所料,规则不允许,也或许,是红尘不属这个时空,却在这个时空,历经了轮回,先天触的便是禁忌中的禁忌。

    欲将他拉回来,难度远超一般人。

    不过,圣体至尊非摆设,苍生只需供奉,剩下的交给他便好,在永恒的一瞬间,他是能做到篡改规则的,能揭过的便揭过,揭不过,那便强行逆转和颠覆,若这也算一场博弈,那对弈者,便是他与天道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面子。”天庭至尊多唏嘘。

    为复活一人,圣体至尊动员了苍生,而且不惜与天道对上,那个红尘,存在的意义,该是无比的重大。

    “你欲何为。”

    女帝也来了,前苍生统帅,也拈了一根麝香,插在了香炉中,不过,麝香却无法燃起,或者说,是红尘受不起,毕竟,他不是叶辰,叶辰都未必受的起。

    “借红尘,走一遭原本时空。”叶辰悠悠道。

    这话寓意,女帝听的懂,无非想看原本的历史走向。

    足九日,供奉不绝。

    但红尘,却并未出灵,是冥冥在锁着他。

    叶辰早有预料,这是需时间的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不是一场不同的复活,缘因红尘触的禁忌太多了,存在既是真,纵他再强,也抹不掉红尘触犯禁忌的事实,会在冥冥中记载,成那所谓的牢笼。

    第十日,红尘雪与楚灵玉来了,要在这里,等红尘归来,无论是浑噩的,还是清明的,都会默默的等。

    第十一日,红尘出了一丝灵。

    奈何,只一瞬便消失了,不知是被时空抹去了,还是被规则抹灭了,快到连叶辰,都来不及出手挽留。

    “他能复活吗?”红尘雪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叶辰说着,一手凭空划过,逆转了规则。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

    楚灵玉眸光坚定,苍生统帅发话,哪能不信。

    第十二日,再次出灵。

    尴尬的是,叶辰还是未能留下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再一再二不再三。

    叶辰将整座山峰,都化作了永恒,不信留不住。

    第十三日,又有一丝灵显化。

    还是冥冥作祟,欲将其抹灭。

    叶辰冷哼,永恒将其定格,揭了过程,只留结果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冥冥不放手,有可怕力量追来,叶辰替红尘承受。

    这一瞬,值得纪念。

    十几日的辛苦,终是供出了红尘一丝灵。

    “归来。”

    叶辰淡淡道,还是大神通,以灵成魂,又以魂成元神,替红尘塑出的肉身,这一切,皆在一瞬间完成。

    葬灭多年的红尘,终是重回人间。

    他,神色木讷,双目空洞,纵是复活,还是浑浑噩噩,还是一句行尸走肉,只记得他的使命:杀若曦。

    “别来无。”

    叶辰一语未说完,便被红尘雪和楚灵玉扒开了。

    堂堂苍生统帅,顿的尴尬无比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的一幕,就格外煽情了,两个妻子,一个泪眼婆娑,一个泪流满面,抱着红尘哭的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头回感觉很多余。”叶辰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还有女帝,也很有眼力见儿,若非禁锢了红尘,不然,那货多半已杀过来,只因,若曦乃她的永恒身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的人,只记得使命。

    这等人,可不管你有多强,都会义无反顾的攻来。

    这,便是红尘所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身后,已有九幽仙曲响起,弹得是醒世篇。

    红尘清醒,修为也随之大跌,整个太古洪荒,属他修为最低,也属他最懵逼,好似,做了一个漫长的梦,再看红尘雪与楚灵玉时,这他娘的,都成帝了?

    这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他复活了。

    画面,还是很温馨的,情啊!真是个奇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着实不好意思打搅。

    叶辰坐在峰巅,拎着酒壶,随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等了多日,不在乎此一时。

    倒是太古洪荒外,来了一群又一群,是来看红尘的。

    早已葬灭,啥都未留下,竟被复活了。

    叶辰望见了千殇月,望见了皇者后裔,看他的眼神儿饱含着希冀,红尘能复活,他们的亲人是否也能。

    叶辰未给答案,沉默便是否认。

    复活红尘,皆因与他有特殊的关系,其他葬灭的英魂,他无能为力,若是能复活,又何需众生言语啊!

    众人眸光暗淡。

    当年,巅峰如天庭女帝都做不到,更莫说叶辰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复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楚第十皇者,果是大神通啊!”

    “俺们也有帮忙。”

    人影促动,议论声颇多,闲的蛋疼的人,着实的不少,有跑来看红尘的,有跑来找人,也有跑来撩妹的,叽叽喳喳少不了,骂骂咧咧者,也一抓一大把。

    “滚蛋。”

    神尊发飙了,一嗓子震趴了一片,悟道呢?净捣乱。

    关系好乱。

    梦魔曾不止一次出梦,瞧见了红尘,也望见了叶星辰,还有九尊道身,外加一个不怎么要脸的帝尊和叶辰,咋这么多长的一样的,这张脸,有这般喜人?

    “你说,若是清醒的红尘,证道成帝,会是啥个局面。”人王与龙爷来了,一左一右,坐在叶辰身侧。

    “两不相干。”叶辰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个硬道理,清醒有清醒的修为,浑噩有浑噩的境界,纵清醒的红尘,逆天封位荒帝,浑噩之后的他,也会降到准帝,自然,这是在不逆转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“趁清醒,造个娃儿呗!”

    不知哪个人才,来了这么一句,遭了众帝鄙视。

    琴声一停,便是浑噩。

    怎么意思,一边弹琴一边那啥?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整过。”

    叶辰的神态,最是深沉,嘀咕时,还看了一眼女帝。

    准确说,是看了一眼楚萱。

    当年,为楚萱做了一大桌子菜,顺便,还加了点儿作料,好巧不巧被红尘雪撞上了,蹭了一顿不该蹭的饭,其后的桥段整个诸天都知,画面那个香.艳哪!

    此刻想来,他都替楚灵玉尴尬。

    女帝侧眸,斜了一眼叶辰,某人这辈子真没白活。